【办公室里与女主管的暧昧偷情】(1-13)作者

首页  »  人妻女友   »  【办公室里与女主管的暧昧偷情】(1-13)作者

字数:(1)跟香君科长第一次的私密接触「啊……你好坏喔!大中,求求你,不要再吸了!」在公司库房的一个角落里,我满意地看着穿着干练OL套装的女主管,她正眼神娇媚的背靠着架子,分开双腿坐在一堆影印纸上面,上身灰色的短外套早已被我撩到一边。

香君科长里面穿着白色薄透的衬衫,靠近胸部上面的几颗钮扣都早已被解了开来,露出她里面被粉紫色哺乳胸罩所包裹的浑圆性感又无比撩人的美妙酥胸。

胸前两颗因为长期哺乳,至少涨大到有34D规模的极品肉球,已经双双被我解开拉扣,在我眼前任我的双眼肆意饱览着。

她身体右边乳房极为漂亮的乳晕跟奶头正被我的左手指头揉捏着,依稀不断泛出少许的乳汁,而我的嘴唇贴紧着她左边的乳房,正用我的牙齿跟舌头没有疼惜地用力啃咬、舔吸着她不断被迫分泌青春乳汁的奶头。

「香君,没想到你的小孩都快两岁了,奶水还这麽多。

」「啊……不要吸左边了啦,人家右边的奶头好涨好难受喔!」看着女主管裸露着涨奶的乳房,眼神妩媚主动用手捧着右边的乳房,一边扭动性感火辣的身躯,一边开口主动要求我帮她吸奶,这种无比淫秽的画面,不仅让我感觉慾火焚身,十分刺激,而且回想起这一切美好事情的开头,其实都是要从感谢小人妻无私的分享说起。

说起春满四合院【爱妻寝室】的小人妻,那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身为模特儿的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脸蛋跟身材一流不说,那个天生媚骨的风骚眼神更是迷倒众生,重要的是她不仅敢露也喜欢分享,而且她还有一个体贴的丈夫,可以帮她找优质的摄影师帮她拍美美的淫照来分享给大家。

一切的起头就要从小人妻拍了一系列好像A片场景的照片分享之後说起,那天我看了之後很有感觉,就下载了一系列她趴着用淫屄吞吐男模巨根、充满魅惑眼神的照片,不知道的人可以直接搜索「小人妻被干的表情,美吗?!」,如果你没有【爱妻寝室】的权限,那就只能先跟你说声抱歉了,不过不要灰心,每天努力用心地回覆,然後总有一天你就可以欣赏到了。

看着她那无比享受又无比淫荡的表情,让我直接就想要把这几张图片做成动画档,经过仔细修剪原图把画面大小跟角度都调整好之後,小人妻就在我眼前不断地表演着,她被男模从背後不断抽插无比淫荡又撩人的魅惑眼神。

不过档案做好之後我并没有依照惯例把照片删除(因为是公司的电脑,怕被同事发现),过了不久我自己也忘记了。

然後出事的那一天究竟是哪一天,我已经记不清楚了,隔壁部门的女主管香君为了准备一个简报资料来找我。

其实以前我跟她并不熟,不过因为之前参加过她的婚礼的缘故,我对她有了点粗浅的印象与认识,而从她前年生完小孩,重新回来上班调整职务之後,我们开始因为业务上的需要,经常在一起讨论的关系,才逐渐地发展了比较频繁的接触跟互动联系。

而也是因为业务上的关系,其实是因为一个很讨人厌、特别爱计较的高阶女主管的缘故,我们在许多公司的事务上变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状况,那种好像同仇敌忾的关系让她开始变得有点依赖我,自然不仅是因为我的年纪比较大,在公司的年资比较久,并且我跟老婆幸福的婚姻在公司里几乎是人尽皆知,所以慢慢地她不论公事私事,几乎有什麽事情都会找我商量。

有时候我自己都快要忙不过来了,她还是会找我帮她出主意,所以我都常会笑着跟她说「我是欠她的」。

即使在老婆面前,我也都没有刻意隐藏我跟科长之间的关系,所以老婆不仅清楚她的存在,也不会去多想什麽,不过我後来发现我对香君却慢慢地有了想法。

事情的起头就是那一天,她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教她修改简报的资料,我们科室本来人就少,那天主管去台北出差,有的人请假还是外出,办公室里只剩下我跟一个小妹,不过大家隔着一米四的OA隔间,如果不站起来别人也不会发现,香君科长刚跟我打过电话求救,没多久就急忙的跑过来了。

我正在忙一个Case,看到她来了,只能无奈地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

她那天穿着公司的制服,不过可能因为天气热的缘故,身上并没有穿外套,上身是公司规定的白色衬衫,不过当然不是一般女同事所穿的便宜质料,好像是丝质还是什麽的,反正感觉很轻柔又有点透明,让她里面穿的肤色哺乳内衣,因为汗水隐隐约约的显露出来。

香君从小孩出生就自己哺乳,可能是受到新闻的影响,她的小孩完全不吃奶粉而是自己哺乳,我有次就笑过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不过我也蛮佩服她为了小孩一点也不怕麻烦。

或许是因为天气热的缘故,我隐约可以闻到她身上无比好闻的汗味,还有空气中漂浮着一股似乎是乳香的味道。

「啊……好热喔!大中,怎麽你们这里这麽热啊?」没办法,因为我们办公室这里环境比较差,下午会西晒的缘故,而冷气依照公司规定没有28度是不能开的,所以我只能带着歉意的跟她说:「对不起啊,科长,小地方没办法啊!」说完我起身拉着旁边同事的椅子过来让她坐下,香君无奈地扁了扁嘴,想也没想的把她的随身碟直接递给我,然後大剌剌地在我旁边坐了下来,让我的鼻子无可避免地闻到她身上混和汗水和乳汁味道的香味,让我开始第一次对这个比我小了十几岁的女生差点有了一种令我蠢蠢欲动、神魂颠倒的感觉。

其实在我跟她比较熟了之後,每每在她流汗的时候,就会故意称呼她是金庸笔下《书剑恩仇录》里的香香公主,因为她的汗水味道真的还蛮香的。

如果她是用香水的话,恐怕流汗味道就难闻了,可是她几乎都不用香水,而她汗水的味道却有种少女的体香那样让人十分舒服,感觉非常好闻。

抱怨归抱怨,不过当然还是干正事要紧,於是我收摄心神帮她把档案打开,然後开始问她哪里要修改,原来是老板要她明天早上跟客户做个简报,可是她对於Word文件里面的图档不满意,想要我教她怎麽把图片置换修改,并且调整好大小以配合版面原本的排版。

这对我当然是小事一桩,不过我却忘记了一件事情。

於是当我示范地点开我的图片资料夹,要教她如何挑选合适的图片的时候,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连四张,小人妻穿着粉红色露乳蕾丝马甲跟吊带网袜分开双腿被男模从後方插入眼神妩媚的淫荡照片。

我当下几乎被吓得半死,手忙脚乱的想要赶快把资料夹点掉,不过香君科长则是好像没事一般的跟我说:「喔,没想到你跟我老公一样,就喜欢看这些有的没的。

」我这时惊恐地转头看着身旁,她因为流汗,发丝沾黏在脖子跟脸上,两眼张得大大的,没有生气反而是带着一丝不易察觉有点娇羞神情的微笑看着我,上身的白色丝质衬衫被汗水沾湿,十分性感地紧紧黏贴着她里面穿的胸罩,让我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集中在她的胸前,忍不住发出赞叹:「好美喔!」被香君成熟人妻无比香艳的肉体所诱惑吸引,已经茫然不知所措的我,顿时感觉嘴巴无比乾渴,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嘴里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字,我的右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搂上了香君穿着窄裙纤细的腰身。

不知道是她也吓坏了,还是她担心被办公室的小妹所发现,反正她没有抵抗的任凭着我搂着她,不过,她却一脸正经地用有点暧昧的口吻提醒我说:「继续啊,你还没有教完人家啦!」於是接下来,我迷迷糊糊地用右手环过她的身体,使用滑鼠将资料夹打开,重新看到那四张图让我的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香君的眼神却是变得有点火热,她任由我的手搂着她,当我的手臂碰触到她的乳房时,她就会给我一个警告的眼神制止我继续,终於我用小人妻的这四张淫图不断调整大小教导香君科长,直到她掌握到诀窍之後,才放手让她自己选择她随身碟中的图片把文件弄好。

这整个过程不知道到底经过多久时间,不过我後来回想,当时应该是希望时间静止,不要再继续前进吧!不过随着时间消逝,我发觉自己终於必须放手让香君起来。

这个时候,我发现香君身上的味道已经变得更加复杂了,此刻从她窄裙的下面似乎隐约可以闻到一丝好像发酸牛奶的浓郁骚味,让她不好意思的赶快起身,然後连随身碟都忘了拿,只说了声谢谢,就急忙夺门而出了。

我惊魂甫定的回想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对於事情的发生我已经无法回头了,不过我开始担心接下来会怎麽样。

虽然刚刚香君没有阻止我搂着她,可是她却也刻意保留双方的颜面不让我更进一步,那究竟她是个什麽样的态度?後来我想,也许她跟我一样,其实也都只是一时不知所措吧,对於各自都拥有幸福的婚姻,应该是懊悔多过於兴奋吧!其实,我们之前私下相处的时间也不少,有时候是一起吃饭讨论业务,有时候是一起留在公司加班。

仔细想想,彼此之间肢体的接触也不是没有过,不过那就只是像是人多的时候一起挤着搭电梯,或着是有时讨论到不经意的肢体碰撞而已,没想到自己在她面前一向保持良好的好丈夫、好爸爸形象,竟然会因为小人妻的四张连环图片而破功。

看着还插在我电脑上她的随身碟,我突然恶作剧的想到,如果我把这些图片不小心的Copy给她,不知道她会怎麽样啊?於是我故意把我资料夹里的这四张图片隐藏在她的一个资料夹中,开始幻想着当她发现这四张图片的时候,究竟她的脸上会是个什麽样的表情,然後怀着忐忑的心情,卸载随身碟後拔出,默默地走到她的办公室去。

「咦,你们科长呢?」「啊,大中哥啊,科长好像涨奶,去休息室挤奶去了。

」我因为科长的关系,和她科室的小秘阿雅也已经很熟了,平常不论是吃东西还是团购,也没有少亏待过她,所以她这个从云林乡下来,没有心机的大嘴巴,立刻很自然地直接跟我说了实情。

我看着科长不在,於是把随身碟交给她,跟她说:「这是你们科长要的资料,很重要喔,待会你记得交给她。

」「没问题,大中哥,交给我,我办事你放心。

哈哈!」我这时其实是很想去休息室看看,但是公司的休息室不大,主要是提供怀孕後哺乳的员工挤奶,还有就是月事来了身体不舒服的人休息的。

那里一向是男生止步的,我只能放弃这个念头慢慢地走回办公室,不过当我想到香君在那里挤奶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裤裆竟然再度有了反应,於是赶快急忙往洗手间走去。

(2)仗义发言赢得美人心我开始回想着自己跟香君科长这两年并肩作战的经过,当她生产完回来开始担任科长的时候,我们才算真正开始有了交集。

身为公司的IT服务人员,很多同事都要找我们帮忙,有时遇到一些比较棘手的问题,科室里一般年轻的同事经验不够也处理不来,所以拥有二十几年经验的我,在公司里还挺吃得开的。

那时我总觉得,初次担任主管的香君太嫩了,有点紧张过度的感觉,後来我们一起经历,赖姓高阶女主管的故意刁难风波,让我绞尽脑汁终於成功地帮她解套了之後,她变得更加容易紧张,也变得更加地倚赖我了。

慢慢地我们之间的话题就不光只是业务,不论公私事也都会互相倾诉,渐渐地彼此关系更加密切之後,我才知道,她应该是染上了所谓的产後忧郁症,因为婆婆对她产後坚持回到职场不太谅解,老公夹在中间虽然支持她,却也不好多说什麽,所以让她感觉自己是在孤军奋战,因此变得比较郁闷。

也因为那段并肩作战的时期,我们遇到困难或是开会前,反正见面就会习惯性的互相加油打气,从单纯的言语加油到肢体的实际碰触,一切都变得是那麽的自然。

慢慢地我发现她渐渐地把我当成可以信赖的大哥一般,直到那天发生小人妻事件,让我在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瞬间倒塌消失得无影无踪。

事发的那几天,我真的是过得很煎熬,香君明显地在刻意躲着我,即使有事情联络也只是打打电话,真的必须碰面的话,也不会像从前那样直接溜到我的座位来找我,大多是找我到她们办公室,或者是开会的时候才在会议室跟我谈,没有心机的小秘阿雅自然也没有发现,我也不好私下问她,事情就这麽晾着。

就在我不断责怪自己,为什麽当初那麽不小心的时候,那天开会赖姓女主管又开始针对香君的部门找碴,我看着坐在对面,几乎被轰得体无完肤、一脸憔悴神情模样的香君真是是无比心疼,於是不顾身份为她们部门澄清,虽然我尽量将话说得避重就轻,不过应该还是得罪了心胸狭隘的赖姓女主管。

看到赖姓女主管的脸色不太好看,我就知道要糟,不过幸好,我们主管跟老总最後也都出面缓颊,所以当天场面才没有闹得太僵。

我却没有後悔,因为当我看到香君对我投以感激的眼神时,就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老实说,我可以不像香君那样担心害怕,一来是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主管,二来我也差不多可以退休了,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可是我在公司这麽久,上上下下的同事还真的要靠我帮忙才行,会计室的那几位姑娘,只要听到我不爽的时候吵着说要退休,她们就会赶快拿出咖啡和点心来招待我,好言好语的说「不行啦,要不然系统出问题怎麽办」诸如此类的话,开玩笑,因为公司里的所有大大小小系统,连主管都没有我熟。

不过开完会之後,老总还是找了主管跟我一起去她的办公室,我知道老总还蛮挺我的,她从我刚进公司还是年轻小伙子的时候就很照顾我,但是毕竟开会时主管没有说话,我们当下属的实在不该乱放炮,所以她还是跟主管和我说,她知道事情不像赖姓女主管说的那样,不过下不为例。

我心知肚明,微笑的跟老总道谢,然後说还有事就先告辞回办公室了。

回到办公室已经快下班了,办公室的小妹跟我说,刚刚香君的小秘阿雅打电话过来,说要我待会下班前去找科长一下。

我心想好吧,该来的还是要来,至少我今天这麽卖力挺她,香君应该不会让我太难看吧!於是我收拾好桌面跟电脑,拿起包包就往香君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她们部门有点冷冷清清的,整个办公室人都走光了,连一向等香君下班才会走的小秘阿雅,她也不在座位上了。

今天的事情其实是香君部门的手下出包了,所以担任科长的她不得不顶起这个责任,不过犯错的同事,香君之前已经跟她谈过处理了,赖子实在不该再拿这件事情来找碴。

我默默地来到了香君的办公桌前,就看到她神情憔悴又一脸担心的坐在办公桌旁的沙发上,掉着眼泪默默地抽搐着,真是让人看了觉得我见犹怜楚楚动人。

「别难过了,事情没有那麽糟啦!」我轻轻地走了过去坐在她的身旁,看着身旁继续哭泣的香君,我又很自然地将右手环过她的肩膀,轻轻地搂着她,香君完全没有抗拒,就这样任由我搂着她继续的啜泣着。

我看了之後心里更加难过,於是叹口气,用双手轻轻地按在她的两肩,扳着她的身体来面对我,然後跟她说:「想哭就哭吧,不要刻意压抑自己,你知道,你这样子我有多难过吗?」「哇~~人家好苦你知道吗?」随着她嘴里发出苦闷的告白,香君将她的脸整个埋在我的肩榜上,她的眼泪就如同断线的风筝,不,应该是如同午後的雷阵雨一般,倾泄在我的头、脸、肩膀跟胸前。

她两鬓有点纠结的长发磨得我很不舒服,可是我只能忍受,一边用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背,一边开始倾听着她内心的苦闷。

原来不只是赖子找碴的这件事情,因为婆婆的不谅解让她受到很大的压力,偏偏这几天老公出差不在,宝宝又经常生病不舒服,她晚上要喂奶、照顾小孩也睡不好,精神很差,偏偏婆婆还火上加油的说那乾脆就不要上班了,还说什麽女人家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才对,然後赖子故意找碴才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默默地听着她一边哭,一边倾诉她心里的苦闷,看着她桌前打好的辞职签呈,我只能不断地让她哭、听她说,轻声地安慰她,直到她哭累了把心里的苦闷都倒完了为止,不料过没多久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忍住没有接。

终於哭泣中的香君好像是察觉到什麽,她暂停哭泣,不好意思的从我肩头上离开,开口说:「你先接手机吧!」我看着她两眼红通通的,正急忙用手巾胡乱地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泪痕,我拿起了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是老婆打来的,我故意不急着接起来,用手拍着我的肩膀对香君说:「比较舒服了吧,要不要继续再哭一下?」我这句话让香君瞬间羞得满脸通红,她似乎生气的用手捶了我一下,然後扭扭捏捏的跟我说:「你好坏喔,人家……人家早就哭完了啦,都没看到人家这麽难过,你还故意取笑人家。

」我趁机握住她作势想要继续捶我的那只白皙又纤细的手腕,把它拉到我的胸前贴紧我的心跳,两眼深情款款地望着她的眼睛,嘴巴微启缓缓地跟她说:「不要难过了,你摸摸看我的心,你知道听你哭,我的心有多痛吗?」香君脸上哭过的泪水痕迹原本好像已经乾掉了,可是听到我的话之後,她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整个人不顾一切的扑倒在我的怀里,哭着哭着把我胸前的衣服都给弄湿了。

我听着她的哭声和手机的铃声一动也没动,任由它响、任由她哭,我只是温柔的抱着她,让她尽情地发泄情绪。

终於这次她真的哭完了,却继续赖在我的怀里,两只手环抱着我的脖子,让她胸前的乳房顶着我的胸膛,仰起脸跟我说:「谢谢你!你接一下手机吧,是大嫂吧?」此刻我享受着女人温热的柔软肉体躺在我怀里的那种幸福感受,没有回答,直接关掉了手机,对香君点点头说:「待会吧,让我再好好地陪你一会吧!」「嗯~~」於是香君跟我两人在沙发上互相依偎的拥抱在一起,享受着这段只属於我们两人的美妙时光。

香君突然想起什麽的,仰起脸来含情脉脉的跟我说:「今天开会的时候,谢谢你了……」「没什麽,是那个家伙太可恶了。

」接着她关心的问我说:「怎麽样?老总训你了喔!嗳,都怪我……」「没事,要是赖子真的要找麻烦,大不了我退休就好了。

」香君听到我称呼赖性女主管叫赖子,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的就好像是古人所说的「回眸一笑百媚生」,让我整个人瞬间看得都呆了,我眼神呆滞的看着她,嘴里脱口而出:「香君,你真的好美喔!」「讨厌啦,人家担心死你了,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胡说八道。

」香君虽然嘴上这麽说,她的脸上却是不再纠结,充满着喜悦的神情,身体靠近我故意娇嗔的跟我说。

感受到她的关心,让我心情激动得双手更加用力紧紧地拥抱着她,她完全没有反抗,顺从地任由我抱着她这几天让我朝思暮想的火热身体,这个时候其实不用多说什麽,正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不知道我们互相拥抱了多久,我只觉得她的身体似乎在我的怀里逐渐地融化,不断发热发烫让我的裤裆都有了反应。

香君跟我都同时意识到了危险,於是她扭动着身体推开了我,要我赶快打手机给老婆,我终於不得不拿起手机拨给了老婆。

「啊,老公啊,怎麽刚刚那麽久都没接人家的电话啊?」「对不起,老婆,我刚跟香君科长在一起讨论事情,手机放在办公室里,忘了拿了。

」「喔,那你几点回来啊?人家饭都煮好了,就等你回来了。

」「嗯,我问一下香君科长,看她可不可以放我回家吃饭了。

」然後我一脸正经的跟香君说:「科长啊,我老婆等我回去吃饭,你可以放过我了吗?」可能是考虑到大家都是有家庭的人了,香君跟我不得不暂时停止这种危险的游戏,她眼神哀怨的故意大声对着手机说:「大嫂啊,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天就先放过大中了。

」「哈哈,谢谢你了,科长,反正他要是事情没做好,明天你就再找他好了。

掰掰了。

」「掰掰!大嫂,真的不好意思,耽误你们这麽久。

」「别客气,公事嘛!对了,老公,不要急,开车要小心喔!」挂上电话之後,香君意有所指的跟我说:「嗳,你很幸福,大中,你老婆真的很爱你。

」「我知道。

科长,我……」「不用多说了,今天,谢谢你了!」「那明天……」「明天怎麽样?我们彼此还是好同事啊,只是,为了各自的家庭,我们不要再……」「我知道,那掰掰了,明天见。

」「明天见。

」「对了,科长,要是你还有难过的事,我……」「我……嗯,我知道,谁叫我们是好同事呢!」不过後来我才发现,好同事之间的关系,有时候也是会随着时间而改变的,只是当时我们还不清楚而已。

[本帖最后由忘记时间于编辑]本帖最近评分记录qq819345985金币+54转帖分享,红包献上!